快速链接

马永波出席“跨文化视野中的生态批评”学术研讨会

时间: 2010-01-01 来源: 作者:
  

 

马永波出席“跨文化视野中的生态批评”学术研讨会

 

2010589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联合举办的“跨文化视野中的生态批评”学术讨论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乐黛云、生态美学家曾繁仁、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杨慧林、北京语言大学副校长韩经太、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宁、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高旭东等在大会开闭幕式上致词,数十位中青年生态批评的专家为大会提供了论文并认真宣读,内容涉及中外生态文学、生态批评和生态美学的理论与方法以及对生态文学的文本细读等方面。我校诗学研究中心核心成员马永波博士应邀与会。

作为一种后现代文学批评潮流,生态批评典型地体现了跨文化与跨学科的特点,有着广阔的发展前途。本次大会还筹备成立了中国青年生态批评学会,乐黛云、曾繁仁等为学会顾问,高旭东当选为会长,张华、李庆本、王诺、张辉、王晓华、韦清琦、苗福光当选为副会长,马永波博士当选为中国青年生态批评学会理事。学会旨在唤醒麻痹的良知,在机械复制与噪音污染的时代奏响绿色文学的华美乐章。

马永波博士在题为《惠特曼散文中的生态思想》的主题发言中认为,惠特曼散文《典型的日子》中有关自然与民主的思想,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民主与户外的关系最为密切,只有与自然发生关联,它才是充满阳光的、强壮的和明智的,就和艺术一样。”他在发言中朗读了论文中涉及到的两首自译的诗歌:美国意象派诗人詹姆斯•赖特的《读一卷坏诗歌心情压抑,我走向一片空闲的牧场,邀请昆虫加入》和英国玄学派诗人多恩的《无人是孤岛》,引起与会专家热烈反响。

 

赖特在诗中表达了要打破文化等人工之物在人与自然之间制造的樊篱:

 

解脱了,我把书抛到石头后面。

我爬上一座小草丘。

我不想打扰蚂蚁

它们正在篱笆桩上列队散步,

携带着白色的小花瓣,

投下薄得我可以看透的影子。

我把眼睛合上一会儿,倾听。

老蚂蚱疲倦了,

此刻它们在沉重地跳跃,

它们的大腿负担累累。

我想听见它们,它们发出清晰的声音。

然后,远远地,一只黑蟋蟀开始

在枫树上可爱地叫起来。

 

而多恩则强调了要打破自我的藩篱,与万物融汇的思想。这里的万物既包括自然界的一草一木,也包括人工造物。一切都与他遥相呼应,所有人都与“我”有着种种联系。每个个体既是独立的生命,又是整体力量的一部分:

 

没有人是孤岛,独自一人,

每个人都是一座大陆的一片,是大地的一部分。

如果一小块泥土被海卷走,欧洲就是少了一点,

如同一座海岬少一些一样;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对我的缩小,

因为我置身人类之中;

因此不必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是为你敲响。

 

                                                          (朱元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