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金陵五月风 风吹百花红――南京理工大学“金陵五月风・五月诗会”纪实

时间: 2013-06-17 来源: 作者:
  

 


 

荟萃江苏诗坛虎将,打造视听人文盛筵。在南京理工大学60周年校庆来临之际,由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和南京市作家协会主办、南理工二月兰诗社等协办的金陵五月风·五月诗会,于2013517号下午4时在艺文馆多功能厅举行。南京文联副书记李海荣和我校廖文和副校长、宣传部宫载春部长、艺文部杨武主任及南京作协秘书长王维平、副秘书长毛敏等出席了诗会,鲁敏、冯亦同、孙友田、方政、邓海南、徐明德、陈永昌、路东、朱朱、叶辉、刘立杆、胡弦、陆新民、孙冬、海马、厚清、杜立明、雷默、刘蕴慧、雪丰谷、顾耀东、巩孺萍、刘畅、蔡宁、屏子、旋覆、朱庆和、陈琦、格格、修白、竞舟、李风宇、王成祥、曹寇、赵锐、周伟、顾前、朱鸿、小草、愚木、王晓辉、陈东林、夏才和、陆漫漫、江雪、树宁等70余位著名诗人和作家雅集紫金山下,从40后到90后,可谓老中青济济一堂。在校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张宗刚博士的精心策划和导演下,此次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诗歌、音乐、舞蹈、绘画相得益彰,充分实现了舞台形式的创新。与会诗人朗诵的个人原创作品,或轻盈舒展,或凛冽尖利,或深沉厚重,或静美内敛,呈现出多元化风格。


 

会场气氛浓烈,乐曲刚健有力。开场便是张宗刚博士气势磅礴的诗会献辞:“金陵五月风,风吹百花红……长歌复低吟,雕龙亦雕虫。文心无疆界,诗国有大同……峥嵘六十载,鹤舞南理工……犹如日之升,又如月之恒。沧波流浩荡,爝火耀汗青!”一贺金陵五月风诗会,二贺南理工60华诞盛典。该诗由主持人杨柯领诵,20名二月兰诗社的成员诵读,气场强大,气势惊人,台下观众一时鸦雀无声,心中涌起庄严与感奋之情。时光荏苒,二月兰此时已不再艳丽,但4位女生朗诵的学生诗人李广敏的《二月幽兰》,却用泼墨溢彩的词记录了它最美丽的时刻。南理工老诗人金序兰,带来了他为二月兰而作的4首小诗,另一位南理工老诗人王子淳,同样用他充满激情的诗句歌咏南理工的辉煌校史。南京作协副秘书长、江苏作协理事毛敏,这位温婉可人的美女款款上台,声情并茂地朗诵起诗人雪丰谷的作品《二月兰》:“勾人思绪的二月之兰/如果用嫩黄的兰蕊去酿酒/我那封存了多年的爱字/一定可以挥发出醉人的大曲/蜜蜂喝了也上头……”,台下几位男生小声议论道:“她长得真像央视哪个主持人啊……”江宁区文联主席、诗人、书画家蔡宁,朗诵了自己的最新诗作《泰山日出》:“群峰高耸/雄性的肩膀/准备扛起万丈光芒……金色的液体泻满大地”,以诗性的语言,表达了对南理工60华诞的美好祝福,令人动容。老当益壮的诗人孙友田、冯亦同、方政、徐明德、陈永昌,一一闪亮登台,深情朗诵了他们的个人代表作,赢得在场观众好评。


 

此次诗会,有幸请到了先锋诗人、艺术策展人、艺术批评家朱朱。他的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意等多种文字,更有数不清的荣誉在朱朱身上散发出耀眼光芒。可他整个人却显得低调谦虚,清瘦的身形,齐肩的长发,带着属于文人的纤弱与不羁,鼻梁的墨痣,更加突出有神的双眼,这是每个人对朱朱的第一印象。朱朱为诗会带来了他的代表作《清河县》。组诗以独特的视角,观照古典名著《水浒传》《金瓶梅》中的原形人物,在古今交叉时空闪回中,获得陌生化的间离效果,深刻表达了诗人关于人性和欲望的思考,通过对人物内心隐秘情感世界的探测,展示出被遮蔽的个体真实和生命意识。而由南理工大学生舞蹈团奉献的同名小型舞剧《清河县》,正是站在现代文明视点上,唱出的一曲人性解放和妇女解放的长歌;多名演员以精美的表演,将每一个诗中人物郓哥、王婆、西门庆、武松、武大、潘金莲等刻画得更为形象,举手投足间,全然是诗意的烘托。“凡是延缓了他的脚步的人/都在他的脑海里得到了不好的下场。/他跑得那么快,像一枝很轻的箭杆”,寥寥数语,细致描摹,使得诗中景象仿佛遍布于会场的每个角落。朱朱本人朗诵了其中这首《郓哥,快跑》,情感到位,语调出色,凸显一位优秀诗人的内在品质。接着,二月兰诗社的舒良才同学代诵了朱朱组诗中的《洗窗》,他温婉有力的语言,让那诗中洗窗的女子潘金莲更显娇媚:“它本该是绷直的线/却在膝弯和腹股沟/绕成了涡纹”,舒缓而高亢,讲女人身体与力的争吵,争吵她们谁才是做给别人看;“身体对力说/你是一个魔术师/喜欢表演给观众看的空结,/而力说你才是呢”,表情、声调都表达得十分到位。“她笑着,/当她洗窗时发现透明的不可能/而半透明是一个陷阱。”污点、汗水、难言的兴奋……这简直就是朗诵者与作者心灵的约会。朱朱诗中高超的修辞之美,也令人大开眼界。


 

朦胧的舞,朦胧的诗,舞者妖娆的身姿,翩翩的舞步,增添了轻快神秘的会场感觉;耳边的乐,脑中的诗,眼前的舞,仿佛浑然天成,要带领观众们敲开神秘伊甸园的大门。4名大学生着装整齐,朝气蓬勃,朗读起路东的《唐朝》:“所谓唐朝/只有两个人/一人写诗/一人种花……花开唐朝/大雁塔的鸟/朝我们喊叫/慈悲的孩子/骑陶瓷的马/一路冥想/一路向西”,路东诗中的唐朝是那么地美,连刀光剑影里都是飘飞的花,还有什么能比这种感觉更有夸张的愉悦呢,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这首《唐朝》,气象浩瀚而灵转自如,语言突破了常规逻辑,充分变幻出新奇之美,极富创新性和挑战性。低调而羞涩的诗人路东,有着天才的语感和出众的表达能力,不愧是当年南京“语言诗派”的代表诗人。


 

作为曾经叱咤风云的南京“他们”诗群的重要成员,刘立杆的诗歌《冷淡》仅寥寥10行,却简洁凝练,意味深远,张力十足。叶辉的《月亮》《小旅店》意象奇警,沉静空灵中不乏厚重,具有直指人心的力量。马永波的《南方诗草•古雨花台》诗艺圆融,语感通脱,显示了出色的物象摹写能力。正当妙龄的青年女作家陆漫漫走上舞台,朗诵了诗作《四月》《致东海》。她的美丽令人惊艳,像是灿烂的二月兰,如梦如幻,又英气勃勃。明眸皓齿的陆漫漫,和有着少年般笑容、仿佛永葆青春的诗人父亲陆新民站在一起,更像是一对兄妹。陆漫漫柔美的嗓音,温情的笔触,为诗会添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80后先锋女诗人旋覆的诗,笔法更为奇异,她的《没有》,看似言之无物,却特别有感觉。“村子里的人/合伙偷了一头牛/主人来质问/牛是否在你们村子里/并没有村子/在村西的池边你们吃了它/并没有池/池边不是有棵树么/没有树/你们在东边偷的牛/并没有东边/是在正午/并没有正午”,艺术的最高境界是想象,而想象的美妙之处,或许就在于想象不出吧。70后诗人朱庆和的《乡村》,则举重若轻地表达了一种乡村的忧伤与忧思。河北籍的旋覆,山东籍的朱庆和,两位诗人不同流俗的作品,为江苏诗坛添加了异质元素。


 

诗人的诗总是较为抽象,他们爱描摹,他们抽物为象,飘渺又微妙;相比之下,小说就显得具体而微了。本次诗会颇富创意地引入了在国外普遍流行的小说朗诵,通过这一全球化文学传播样式为诗会“扩容”,为此特邀江苏作协副主席、我国著名青年女作家鲁敏朗诵其新著《九种忧伤》中的短篇《铁血信鸽》。舞台上的鲁敏,是那样地美丽,端庄,质朴,如邻家女孩般亲切。她谦虚地说自己是来让大家“忍受的”,可是那样一个故事,那样一个黄昏时分阳台上的事情,一群鸽子,又是多么地美妙。“那个自己,什么时候死的?一下子死的还是慢慢死的?竟都记不清了,也不重要了,总之,被而今这个驯化的家伙取而代之了,迅速而彻底地进入了一个绿色通道。呸,真不愿承认这样的自己、真厌恶这样的自己!恨不得断绝关系!可一个人该怎么与自己断绝关系?”字字珠玑,洋溢着智慧的思考。近年在文坛风头正健的另一位江苏70后女作家格格,展示了她刚刚发表于《人民文学》的长篇新作《颤抖》片断,尽显新锐才情。女作家竞舟的散文《蓦然回首,颐和路》,则呈现出锦心绣口般的文采风流。

 


 

五月诗会的情感是安静的,思维却是活跃的。诗人们纷纷登台亮相,特邀嘉宾、广西诗人陈琦朗诵了《种桐花》一诗,细腻温婉,余韵袅袅;之后,是邓海南豪放冷峻的《关于祖国》,海马热情洋溢的《太阳的寓言》,雷默禅意盎然的《春气》,刘蕴慧清纯浪漫的《故道桃花》。胡弦出场了,这位曾获《诗刊》“新世纪十佳青年诗人”称号的优秀诗人,他的步态大气亲和,他的文字耐人品味。“终于摒弃了声音,它伫立在/对一个虚无世界的倾听中”,《墙》中这种纯然的安静,在现代社会中显得多么可贵。一个人最可贵的是自己的灵魂,而灵魂的活力,则来自于安静的力量。


 

诗会进行到一半时,一袭白衣的赵澈走上舞台。这个年方11岁的清纯小女生,朗诵了她的外公、我国著名诗人赵恺的《元音——为孙女赵澈出生所作》,声情并茂的演绎,完美传递出诗作真挚的情感,令全场陶醉。接下来,观众陆续欣赏到了巩孺萍的《叶说》、杜立明的《写在李白衣冠冢》、厚清的《回声》、修白的《一条干枯的大河》、刘跃进的《诗魂——追忆海子》,无不情深款款,引人遐思,体现出美的力量。崔馨予,这个熟悉的女孩又出现了,红色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白底红花的长裙,似乎比上个月在南理工“博爱·和平”诗歌朗诵会见到她时脱了些许稚气。她和母亲、女诗人刘畅合诵了刘畅给她写的诗《致女儿书》,这是一首真实的诗,写女儿画画的时候嫌弃自己的作品,写天真的小女孩在妈妈关怀下努力长大。“在一张白纸上,活下去远比结束艰难”,她不懂“数百名面临粮食欠收的饥饿村民/瓜分一头大象尸体的惨剧/我试图创造某种象形文字/用三维动画,以安静为喜洋洋配音:早春寒冷,但无须害怕。”馨予,这个可爱的孩子,尘世的危险似乎与她的天真格格不入,她的善良是多么可贵。拉着妈妈的手,她便是最纯真的公主。


 

诗会的气氛,热烈而纯粹;美好的时光,总是一晃而过。不知不觉,诗会已近尾声。当诗人们还在台下意犹未尽地交流心得时,当同学们也在为手上的诗是否读出了应有的感觉而欣喜或唏嘘时,杨柯和赵晶这两位多才多艺的校园名主持,忍住不舍之情,齐声宣布了此次诗会的结束。诗人和孩子们纷纷走上台去,为诗会留一份纪念。五月诗会,终于定格在一片灿烂的笑容中。


 

此次诗会因时间限制,孙冬、小草、屏子、愚木、顾耀东、王晓辉、夏才和、江雪、树宁等部分诗人没有上台朗诵各自的佳作,但他们毫不介意,始终快乐满怀,彰显坦荡谦逊的诗人品格。诗会得到了嘉宾们的高度肯定。作家鲁敏指出,此次活动组织细致,气氛和谐。作家李风宇指出,这次活动让大家看到了一场少有的江南诗歌盛会,功在当下,利在千秋。诗人孙冬表示,数年来,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的同仁们一直热心于诗歌传播,此类公益事业并不能给高校教师带来学术上的加分和现实的好处,这样的执著和奉献令人感动。诗人刘跃进说,非常佩服南理工能够文理并重,弘扬诗教传统,有助于塑造完美智慧的当代青春学子。诗人愚木说,二月兰和诗歌,已经成为南理工的两张人文名片,诗会提供了很好的交流平台,让我们充分享受到诗歌的快乐,希望今后能够坚持做下去。


 

因了“诗歌大学”的美誉,南理工被普遍视为南京诗人的大本营和江苏诗人的后花园。此次诗会阵容可观,集结了江苏本土众多的实力派诗人,不少嘉宾的名字如雷贯耳,面孔却显陌生。张宗刚博士笑着说,真正的大鱼,往往沉于水底,难得浮在水面,诗会的作用即体现于此:让诗界“大鱼”浮出水面。身为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张宗刚博士话虽不多却一针见血,是一位具有诗性气质和出色洞察力的评论家。在他看来,作为诗会的组织者,应该懂得诗人,懂得诗;惟有开阔的视野,包容的胸怀,才能生成一种理想气场和人格魅力,充分做到激浊扬清,荟萃群英。张博士说,诗人为世界立法,评论家也是如此。评论家要有一种验钞机般内行的眼光,慧眼识荆,八面来风,绝不排斥差异性多元性,通过精心的筛选、甄别,让好的诗人和好的诗歌熠熠生辉。在一个乱象纷呈的文学时代,伪诗人招摇过市,好诗人却被遮蔽,一些诗人沉迷于自我炒作自抬身价,追求所谓的“知名度”,而忽略了创作实力的提升,这是不足取的。好诗人一定要有好作品。我们所能做的,是尽己之力,以清正之气导引诗歌方向,最大可能地正本清源,促进其良性发展。

 


 

诗会圆满落幕了。可是大家对文学的热爱,对诗歌的探索依然没有止步。五月的熏风吹过,交织成南理工60华诞的美妙音律。张宗刚博士一字一凿刻下的诗句“青杉凝紫气,曙色迎鸡鸣。堂庑春深处,花海连彩旌。大江行大地,红日映红星”,犹然回响在耳。我们相信,下一个五月、下下个五月、或者不是五月,我们对诗的浓情永不衰减。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