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诗歌大学”的王者气魄――2012年南京理工大学五月诗会全景记录

时间: 2012-07-02 来源: 作者:
  

   

2012年5月28日16时,由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举办的南理工五月诗会(朗诵会),在南理工艺文馆多功能厅举行。冯亦同、方政、徐明德、陈永昌、海马、紫衣、陆新民、雪丰谷、海波、巩孺萍、雷默、古筝、修白、马永波、江雪、树宁、张宗刚、炎石、桂鬼、孟秋、愚木、阿美、宋宁刚、王晓辉、顾耀东、刘畅、崔馨予、徐泽、南京小草等40余位老、中、青诗人雅集紫金山下,共同诠释南理工这所“诗歌大学”的人文内涵与卓异风采。与会嘉宾的个人原创作品朗诵,美不胜收;因故未能到场的诗人屏子、苏宁、孙冬、傅元峰等的诗歌,也由学生代为诵读。诗人们兴致勃勃,激情澎湃,以朗诵的方式切磋交流,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在一个诗歌式微时代,这个随意率性而严谨隆重的朗诵会,带给大家别一种感动。与会诗人盛赞,此次诗会,的确显示了“诗歌大学”南理工的王者气魄,堪称金陵诗坛的人文盛筵。《文学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金陵晚报》《现代快报》《江苏法制报》《金陵�望》等多家媒体记者来到诗会现场采访报道。
诗会由南理工人气美女主持、被称为“小鹿纯子”的贵鹿颖精彩担纲,这位才貌双全的数学专业博士生,即将赴德国留学深造;她明眸皓齿灵气四溢的形象,颠覆了俗人对于女博士的成见。主持人的解说和诗人们的旁白,把观众导入诗歌后面的一个个故事。诗会开始前,酷爱诗歌的南理工宣传部长宫载春首先代表东道主登台致词。宫部长是性情中人,有次担任校园诗歌朗诵比赛评委,台上的男生女生朗诵食指的《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他在台下感动得热泪盈眶。“五月的鲜花,每一朵都是诗的芳香;五月的阳光,每一缕都是诗人的明亮。明亮的诗人,芳香的诗,行走到五月南理工浓郁的背景上……欢迎每一位诗人,欢迎每一首诗歌。祝南京理工大学五月诗会圆满成功!”宫部长热情洋溢的话语,点燃了现场气氛。随之,老诗人冯亦同代表与会诗人致词,他以幽默诙谐的语言阐释了“大小S”的精彩观点:“我有一个观点,大学之大,要具备两个条件,这两个条件,都以拼音字母S开头:一个是‘大S’,大师;一个是‘小S’,诗歌。只有大师的大学,只‘大’了一半;有大师又有诗歌,才是完全的大学。因为大师代表的是智慧,是思想,是理性,只有诗歌能代表青春,代表热情,代表创造。南京高校中,最‘完全’的大学、最美丽的校园,当之无愧的是南理工!”全场顿时掌声雷鸣。冯亦同朗诵了自己年轻时创作的《孩子和霓虹灯》,并调侃道:“这是很久以前写下的一首诗,那时我的牙齿还没有缺。”鹤发童颜的老诗人以“缺了牙齿的70后老顽童”自居,一派和蔼可亲。
 
欧式的冷艳,加上中式的侠气,这就是美女诗人紫衣。她朗诵了一首《爱人》:“爱人,我一路为你煲汤/我用自制的五味子为你煲汤……”这位美丽的泰州女孩,当年汶川地震后,曾在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充当志愿者,偶遇现在的夫君、上海记者傅小平,两人一见钟情,以“闪婚”的方式缘定三生。如泣如诉的诗风,配上诗人如梦如幻的气质,诉说着文本背后的爱情传奇。从灵魂深处挚爱诗歌的女作家修白,以一首《西湖影像》尽展其诗歌情缘。据说,修白当年穿婚纱出嫁那天,半路上听到有诗人在广场朗诵诗歌,即坚持停下来倾听;而她那时的嫁妆就是一箱诗歌。为参加此次朗诵会,修白特意找了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播音员、诗歌朗诵专家刘鸿宁教她朗诵,反复练习,可谓认真到家。 
接下来,观众领略了白领诗人雪丰谷、井上冰的精湛诗艺。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高管的雪丰谷,性情豪爽,外形俊朗,酷似伟人,据说他走到哪里,都免不了会有人惊呼“(周)总理来了!”雪丰谷每天坚持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写诗,目前已发表诗歌多首,出版诗集4部。其作品《雪山》:“众鸟高飞以后/一缕炊烟,渐渐散尽/就连最后一只苍鹰/也不爱唱老三篇了/朝野内外,方寸之间/已无神曲。”开阖自如,别具意趣。井上冰的《缪斯组诗之一•遗嘱》:“女高音的花腔/像阿尔卑斯的冰一样盘旋/爬升/我可以想像剧院里的沸腾/此时我的心卧在床沿/有更抑止不住的和声/为了我生命的几近死亡/为了这死亡乐曲的几近完成/现在可以看见门口催稿的黑衣人/看到风雨交加中的马车轮/看到凌乱的坟/安宁的魂”,笔力舒展,格调华丽,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洋派”的美。 
 
先锋诗人海波是现代艺术品收藏家、艺事后素现代美术馆创办人,其诗《刺绣的奴隶》彰显奇思妙想的艺术家气质:“在柿子和狗之间/一个小小帝王,黑暗中交换黄金/月色下杀鱼的人/纸上行走/对那些/我们还看不见脚的东西/我们,仍可称它为爬行动物/妈妈/八点钟的新娘/就要刷牙,刷牙/死去的士兵,香料中再次分娩/刺绣的奴隶,从绸缎上醒来……”诗人雷默以“新禅诗”驰名,他的《查济月亮》意境不俗:“我不知道那月亮,/是怎样升上了半空;/我也不知道许溪河,/何时开始了流泻银光。//五百年前的屋舍、祠堂/狗、石桥、石板路/河上飞檐、河边栗子树/黑暗中,越来越亮……”诗人顾耀东朗诵了自己的《新四季歌》,这位又酷又帅的诗歌赤子,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影视制片人,主要影视剧作品有《风月》《决战南京》等,曾获中国电视剧金鹰奖飞天奖。诗人王晓辉是某企业集团工会主席,他朗诵的《灌木》,和他的人一样富于硬汉风骨。 
老诗人陈永昌倾情演绎长诗《大地的秉性》,整个朗诵过程中,诗人精气神十足,仿佛返老还童一般,让人感慨于诗歌的确是青春的艺术。以哲理诗独树一帜的诗人方政,虽年届花甲,看上去仍十分年轻帅气,他以沉稳的语调朗诵了《以一块烧饼为鉴》:“烤制烧饼/单有火的热情/是不够的/要长久保持一种/传统的风味/其实很难//面对/汉堡包的香/披萨饼的香/烧饼自有一种/历经千年的/很中国的香//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一块烧饼为鉴呢/也许可以明了的/不仅仅是食粮。”若隐若显的哲理,引发在场观众深深的思考。
 
老诗人徐明德退休后在长江边搞了块菜园,经常开着皇冠扛着锄头去菜园耕作,过上了其乐融融的后现代生活,成为轰动一时的圈内新闻。他为诗会带来《我的菜园我的歌》:“马铃薯悄悄地蹲窝产卵/西红柿打着灯笼天天过节/丝瓜花吹着黄色喇叭伴随蝈蝈日夜歌唱/无数根黄瓜如同棒槌敲响夏天的铜锣……南瓜的藤蔓有些疯狂/在菜园里肆意穿梭/它一边高举火把,招蜂惹蝶/一边随地产下一些不同肤色的婴儿/横七竖八,千姿百态/让菜园丰盈饱满,让土地温暖喜悦……”徐明德忘情地朗诵着,舞台屏幕上的PPT画面中,数名省作协的中年美女出没于他家菜园,乐呵呵地手举大南瓜合影留念。面对此情此景,有观众在台下遗憾地嘀咕:真应该让徐老扛着锄头戴着斗笠出场。 
从不以作品示人的神秘诗人格风,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媒体工作者,今天他的《中国文化》在南理工浮出水面:“就那么一次遥远的射精/使河流改变了方向/使祖国怀上了文化的孩子……”气韵苍凉,凝重大气,洋溢着特有的激情和深度。在某高校担任宣传部长的诗人海马朗诵了《像光一样》:“像光一样/没有翅膀也能飞行/像光一样/没有爱情也能很好地生活……”一袭白衣白裙的女诗人巩孺萍则朗诵了儿童诗《小粉蝶死了》,珠圆玉润的声音,发散着忧伤的气息和纯美的情致。诗人陆新民闪亮登场,一首《夜宿马仁山》飘逸出尘,意境脱俗。陆新民拥有多重现实身份:转业军人,大桥建设者,作业队长,教授级高级经济师,处长,党委副书记……首次来南理工参加诗歌活动,陆新民的感觉是很好很震撼,和谐融洽的现场气氛,深深打动了他。在陆新民看来,这正是一种“四海之内皆兄弟”的诗歌精神的体现。 
 
忠厚淳朴的诗人愚木登上舞台,认真展示了自己的拿手诗作《时间广场》,引起现场观众的极大兴趣:诗名“时间广场”,恰恰是南理工校园内一个标志性景点。美丽文静的女诗人阿美款款登台,以从容的语调朗诵了《如果有一个地方是真的》。朝气蓬勃的青年诗人宋宁刚是位哲学博士,他深情朗诵了一首《你来》。女诗人古筝身着旗袍,体态婀娜,声情并茂地演绎了《灿烂与黯淡》。英俊多才的少年诗人、古筝的儿子王思润正上高二,因课业繁忙未能到场,南理工一位女生代诵了王思润同学的《妈妈就是妈妈——写给妈妈的十四行诗》:“妈妈 一定会在周末 日上三竿的时候/破门而入把我闹醒 准时准点 支持复响/“要死!怎么还没起?再不起我就掀被子了!”/妈妈 是闹钟……妈妈是闹钟是平底锅是备忘录是雨伞是微笑是古筝曲/妈妈就是妈妈 我爱这样的妈妈”,谐趣横生的句子,让现场发出一阵阵会心的笑声。 
        南京理工大学盛产诗人,放在国内高校中,也是一个很难复制的特色。此次诗会集体亮相者即有十人:王子淳、金序兰、马永波、江雪、黄梵、树宁、张宗刚、马永平、炎石、桂鬼。“南理工诗人群”的联袂登台集团作战,彰显南理工超强的诗歌实力。老诗人王子淳激情《读海》,老诗人金序兰现场展示其诗书画印才艺,引起观众共鸣。高大英俊的马永波有“诗坛美男子”之称,他朗诵了《在一个中午梦想古老希腊的喷泉》:“通过一条暗河涌出神的花园/你走了很远,带着深处的阴凉/你在硕大的花朵中间升起/开放,像一块玉迸碎,落入盘中……”彰显优雅、奔放而不乏狂野的诗艺,一口富于磁性的哈尔滨普通话,更是倾倒四座。马永波是有影响的当代诗人,1993年即参加中国作协《诗刊》青春诗会,其诗以宏大的叙述、复杂的意象和丰富的内涵见长,曾被评为“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

        被誉为“春天的骑手”“纯粹的抒情诗人”的江雪朗诵了《胥河》:“春风吹送,一切都有可能/成为一条新鲜的河流,像这胥河/如果你愿意,它可以从历史的尘烟中/从你的思绪深处,涌动而来……”尽显灵动唯美的诗风。诗人黄梵近年创办文学网站“南京评论”及同名民刊,并联合诗界同仁成功举办香泉湖诗歌节、凤凰台诗歌节、随园诗歌节及柔刚诗歌奖评选活动等,2011年秋受邀访台,参加“两岸作家交流计划”。此次诗会,黄梵展示了他赴台归来后的最新诗作《繁体与简体》:“繁体适合返乡,简体更适合遗忘/繁体葬着我们的祖先,简体已被酒宴埋葬/繁体像江山,连细小的灰尘也要收集/简体像书包,不愿收留课本以外的东西/繁体扇动着无数的翅膀,但不发出一点噪声/简体却像脱缰之马,只顾驰骋在乱发文件的平原……”充满文化的韵味和诗性的感悟。  
五月诗会这样平中见奇的活动,非大手笔无以策划之。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刚从美国名校爱荷华大学访学一年归来的张宗刚博士,正是五月诗会的策划人和组织者,兼做勤杂事务;此次盛会他以“南理工诗人群”一分子亮相,通过旧体诗、现代诗双料文本的展示,彰显其跨领域写作的非凡实力和多面手风采。长于朗诵的南理工女生王佳琪代诵了张宗刚290句、1450字的古风《奥运辞》节选:“枪鸣欢声动,云破剑气冲。诗唱满江红,万流归一宗……菲尔普斯氏,矫健谁家子。游龙戏清池,水击三千里。百米夺一金,八捷垂青史……”还有张宗刚400余行的现代诗《五月,和屈原相遇》节选:“你无法止息/大毁灭的君临/正如无法止息/岁月之马的狂奔//与其为虚妄的偶像去补天/不如手执桂枝/与美丽的山鬼共缠绵……”诗艺出色,技巧到位。张宗刚博士以评论名世,文风犀利而典雅,感知敏锐,诗性飞扬,在圈内有“真正懂得文学的文学评论家”美誉,他新出的一本评论自选集,名字就叫《诗性的飞翔与心灵的冒险》。读他的评论,会让你感慨当下很多所谓的“文学评论家”其实选错了行当。毋庸讳言,张宗刚博士是一位独具慧眼的策划人,善于寻找热点和发现焦点,无论什么样的活动,到他手下都能组织得有声有色,落落大方。“平生不作寒酸相,错被人呼富贵花”,在没有任何固定资金和拨款的情况下,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一路辉煌地走过这三年,离不开张宗刚主任的精心打理。
 
被戏称为金庸《天龙八部》中人物“少林扫地僧”的中年诗人树宁隆重亮相了。身为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成员,学富五车的树宁,为人一向谦虚低调,不喜欢出头露面,有着儿童般的天真和羞涩;以至张宗刚主任曾经忍不住口占一诗相赠:你总是这样羞涩/羞涩如午夜的昙花/如三月的雪/经不起阳光的半点抚摸……树宁上世纪80年代就读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师从国学大师程千帆教授,获得硕士学位。他朗诵了自己的诗作《东北的雪》:“说到剽悍,谁能比上你/东北的雪/乌苏里江面旋转的利刃/索菲亚教堂上空燃烧的火焰/长白山天池老怪,一张张/掷出的英雄帖……努尔哈赤的一个/响指,雪涌如潮,无数只大鸟飞翔/十万骁骑过大关/十万把战刀挥起的雪花,令江山变色/整整覆盖了一个王朝。”技艺娴熟,雄浑有力。另一首《孔子》:“他从古籍中找到一张失传的方子/费尽心力,熬出了两味药/一味是仁义,用于内服/一味是礼仪,用于外敷……二十年后,他终于明白/一张蓝图远不如一张煎饼管饱/听到子贡从齐国传来的好消息/他打足精神,多吃了根大葱”,妙趣横生中透出深湛的文化功底。
校园打工诗人马永平的作品,以独特的诗艺和理念耐人寻味。《水杉树里的鸟鸣》:“那是一只认不出名字的鸟/小小的,有着麻雀色的羽毛/一只脚支撑着全身的重量,站在水边……”《你是谁》:“你是谁/无处不在地望着我们不言不语/你是谁/用粗壮巨大的手掌一挥/一阵狂风就大笑着将我们高高地�起/使我们偏离了原来的轨迹/然后又重重地将我们扔下来/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现在南理工做宿舍值班员的“更夫”马永平,从2008年11月写下第一行诗句起,每年写诗百余首,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势头。马永平为人沉默寡言,情感丰富,诗风执著而放达,不乏理想主义色彩和存在主义维度。迄今,他已在《文学界》《扬子江诗刊》《中国诗人》《星星》《青春》《黄河诗报》发表诗歌多首。
 
被称为“小李贺”“小李金发”的南理工90后学生诗人炎石、85后学生诗人桂鬼,诗风古今交融,具有民国时期现代诗人韵味,令人刮目。他们是众多南理工学生诗人中的两个。炎石的《忆山蟹》:“负一身寂静的山灰,子时听蝉鸣/凌晨六点,随樵夫丁丁的伐木声微动大钳/山水凝然,不知所往……”浑然天成,富于禅机。另一学生诗人桂鬼生得其瘦如竹,诗风奇异:“春天,诗人躺在江南/从一场梦里醒来/斜风细雨画着一幅山水//东晋、唐宋的故人/乘绿皮火车去/先生的衣冠早已被偷换……我们饮下青春,呕出童年/撒出的网再也收不回来/下山,散入民间。”这首《诸人共游中山陵》语感不凡,字词句的组合颇富冲击力。

女诗人、画家、摄影家刘畅和她十岁的女儿崔馨予,一个大方从容,一个俏皮可爱,两代人共同走进诗歌世界,以诗之名,让爱传承;母女俩的感人朗诵,使她们成为本次诗会的明星母女。尤其小诗人崔馨予朗诵了妈妈写给她的《致女儿》:“小马驹的胎发散开,等待时辰的到来;通向今世的阶梯前,地狱的引力沉重……”台风清新大气,博得满场彩声。上场前,这对母女一直在台下苦练,一板一眼,精益求精。诗歌是性情中人的事业,如此投入和虔诚,正是一种令人起敬的诗歌精神。

 

朴实可爱的徐泽登台了,这位上世纪80年代出道的诗人坦白地说:“我是乡下人,没有登过这么大的舞台,第一次站在这上面朗诵。诗是以前写的,写得很臭。”逗得全场观众忍俊不禁。随之,徐泽像伟人一样单手卡腰,用一口谁也听不懂的普通话大声地朗诵着,喊叫着,雷倒四座。朗诵罢,徐泽诚恳地说:“谢谢朋友们,我真是一个乡下人,我什么都不会。”真诚的话语,让在场观众发笑的同时,不禁对诗人充满喜爱。“乡下人”徐泽,意外地成为本次诗会颇具人气的明星人物。最后,女诗人南京小草(顾小花)压轴登场,深情朗诵了长诗《有一个地方叫马群》。挚爱诗歌的南京小草在朗诵前表达了对南理工这所“诗歌大学”的深情厚意:“对南理工,忽略感谢。因为南理工就是我的一个家。回到家,还需要感谢吗?明年还会有五月,明年我们还会以诗歌之名,相聚南理工!”
诗会进行到中间时,出现了一个小小插曲,主持人宣布,“今天现场有一位特殊观众,他要朗诵自己创作的诗歌,并希望得到诗人们的点评。”观众席上站起一个瘦瘦的中年人,慢慢走上台来介绍自己。他是原南理工附中副校长、退休语文教师江午,冯亦同先生曾是他中学时期的班主任。江午说:“我算是班里唯一一个继承了冯老师衣钵的人,接下来朗诵的两首诗,希望可以当作一个学生对老师的汇报。”朗诵完,冯亦同走上台牵起学生的手,两个分散多年的人因诗歌重新走到一起,浓浓的师生情,让在场观众动容。
 
作为此次诗会的艺术总监,南理工艺文部主任杨武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克服种种困难,拨专款鼎力相助。杨武主任低调而实在的支持,使五月诗会得以成功举办。诗会充分体现了兼容并包的特点,诚如组织者张宗刚博士所言,诗会近官而决不媚官,近商而决不媚商,不拉帮结派,不搞小圈子,凡诗道同仁,无论贫富贵贱亲疏远近,均以诚相待。这些,也正是南理工诗学中心一直秉持的人文理念和发展思路。在今天的社会背景下,许多人渴望诗歌对内心的滋养和抚慰,渴望诗歌的温暖和感动。此次校园诗会,以其一丝不苟精致大气,具备了某种永恒流传的可持续效应,令人心驰神往。
长期以来,南京理工大学拥有一支可观的诗歌创作者和爱好者队伍,涌动着可喜的诗歌潜流,在物质化的当下,以诗性的存在,诠释着南理工校园文化的丰富与多元。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成立于2009年3月,系目前国内理工院校中唯一的诗学研究中心。中心成立至今,认真举办了一系列富有意义的活动,如诗人黄梵长篇小说《等待青春消失》研讨会、诗人苏宁长篇散文《平民之城》研讨会、诗人马永波诗学理论专著《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研讨会、小说家刘仁前作品研讨会、“诗歌、成长与大学”座谈会等,特别是2009年10月,为有“一代诗魂”“朦胧诗先驱”之誉的诗人食指举办国内首次食指诗歌研讨会暨朗诵会,引起强烈反响。该中心成员在理论批评、文学翻译、诗歌创作、小说创作和散文随笔创作诸领域皆有建树,尤其诗歌创作(旧体诗、现代诗)和诗学研究方面,在江苏高校中被公认为实力最强,在国内高校中亦显示出相当优势和分量。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和“南理工诗人群”的迅猛崛起,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学现象与文化现象,近年引起普遍关注,南理工因此而获“诗歌大学”美誉。
------分隔线----------------------------